1. <button id="y1614"></button>
      <tbody id="y1614"></tbody>

      <th id="y1614"></th>

      1. 黨群工作
        首頁 > 黨群工作 > 員工文苑
        小成功需要朋友,大成功需要對手(敵人)更新時間:2020-12-15    瀏覽次數:

          勝者思維

          我們經常講,沒有一個人出生就是為了失敗的,誰都想勝利。尤其是在今天百年變局的大時代,按總書記講的“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,迎來了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”。但中國真的偉大飛躍了,就有人開始不樂意,你看美國人怎么說:

          中國試圖改變現有國際秩序;

          中國挑戰世界地緣政治格局;

          中國給美國以巨大貿易赤字;

          中國大量竊取美國科學技術;

          中國干涉美國內政影響大選;

          中國要將美國擠出西太平洋;

          ……

          我相信沒有哪個中國人想跟美國對抗,但這是中美戰略博弈難以避免。因為合作必須是雙方的,雙方有意愿才能達成合作;但對抗單方面決定就可以了,一方想要對抗,任另一方怎么躲也躲不過,只有硬著頭皮對抗。

          在這種情況下,很多人就會自我檢討,問是誰把美國惹了?

          一些人抱怨說我們拍了個《厲害了,我的國》,丟掉了韜光養晦,似乎恢復小平同志當年的做法,中美關系又能柳暗花明。另一些人說我們搞了個《中國制造2025》,以為如果沒有這個發展規劃將對方喚醒,美國人至今還在酣睡。

          那實際上是這樣的嗎?美國人用看中國拍的電影才發現中國在崛起嗎?他完全不用的。

          你說是誰招惹的美國?中國的發展招惹了美國。

          1979年中美建交,我們才3000多億產值,就這么點,相當于歐洲的小國瑞士;1989年小平同志提出“韜光養晦”,我們當時的產值1.6萬億,那時蘇聯還在、美蘇爭霸,中國在中間“四兩撥千斤”,所以叫“韜光養晦”。

          但其實“韜光養晦”并非像我們很多人所想象的,自小平同志提出“韜光養晦”后,西方就放了我們一馬,中國就順暢地發展到了今天。

          事實上“韜光養晦”提出來后,我們就麻煩不斷。因為要讓西方正確理解“韜光養晦”什么意思,很難,我們的翻譯出了問題。當時“韜光養晦”的標準翻譯就是,“conceal one’s ture intentions”,隱藏一個人的真實意圖。所以我們跟美國人、歐洲人會談,他們就反復問:你們的真實意圖是什么?為什么要隱藏自己的真實意圖。

          我們講沒什么可隱藏的東西啊,這個“韜光養晦”的翻譯就是這樣的。后來外事部門感覺這個情況對我們挺不利的,就通知國內所有出版社把翻譯改成“keep a low profile”,保持低姿態。我們國內改過來了,問題是國外沒改,《牛津》《漢英》《大不列顛百科全書》這些我們改不了,還是原來的翻譯。


          所以他們都講中國人現在奉行一個戰略——要隱藏自己的真實意圖,一直弄到今天,90多萬億的產值。

          美國人就說,過去中國是只兔子藏在草叢后面,今天是一頭大象了,藏兔子的草叢是藏不住大象的。

          美國才不看中國拍了什么片子,他們有實際的統計數據:

          2007年,美國是130個國家最大貿易伙伴,中國是70多個國家最大貿易伙伴;

          2017年,中國是135個國家最大貿易伙伴,美國是70多個國家最大貿易伙伴。

          中國今天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、全球第二大消費國、全球第二大吸引外資國、全球第一大制造國、全球第一大貿易國、全球第一外匯儲備國。

          美國人就質疑,這就是你們的韜光養晦?你們到底要干什么?

          如今中國這個塊頭,還能往哪兒藏啊,哪有地方能讓中國藏身呢。所以我們就講,怨者思維不是勝者思維,你整天抱怨、埋怨,怪自己、怪別人、怪天氣、怪壞境、怪素質,怪了半天,有什么用呢?

          什么叫勝者思維?我們今天要理解,沒有一個新興大國,可以不經過老牌霸權的考驗和檢驗,就順利獲得國際舞臺自己應有的份額。不經過一次嚴重較量與對抗,美國永遠不會承認中國應有的地位和作用。所以從對中美沖突、中美貿易戰的分析,就能看出怨者和勝者的差別。

          我經常講,人與人之間只有很小的差別,你說智商、IQ什么的,并沒有那么大的差別。但別小看了這個差別,很小的差別可以造成巨大的差異,“差之毫厘,失之千里”。很小的差異就是積極或者消極,巨大的差異就是成功與失敗。我們看那些成功者,都是積極的。西方管失敗者叫“loser”,那多消極,對什么都不滿意,什么都看不慣,沒一個順眼的。最后他就被社會拋棄。

          這就是我說的,什么叫勝者思維。


        整體性思維

          勝者思維,更注重思維的整體性,從整體上看問題。就像毛澤東在《中國革命戰爭中的戰略問題》中講的:

          “說戰略勝利取決于戰術勝利這種意見是錯誤的。因為這種意見沒有看見戰爭勝敗主要和首先的問題,是對于全局和各階段關照得好或關照得不好?!?/span>

          毛澤東第一句話實際上就間接否定了“細節決定成敗”。因為細節決定成敗有一個前提,戰略方向無誤。方向錯了,停止就是進步,倒退是更大的進步。

          近代以來就是這樣,我們看毛澤東和蔣介石之間的斗爭,一個看大局,一個抓細節。

          蔣介石細節做得很好,關注重點主要集中在戰役戰術層面,盯著一城一地,操心眼前得失,到處調兵遣將,從一個戰場飛赴另一個戰場,晚上不睡覺啊,他比誰都忙。

          毛澤東晚上就經??磿?,一直關注戰略全局,一直在積蓄戰略力量,運籌各大戰場的戰略協同。

          你看這兩者差別起來,毛主席在抓大勢、抓戰略全局,蔣介石事無巨細,最后滿盤皆輸。

          你說什么叫整體思維,包括今天,我們一講起中美脫鉤,都被嚇壞了,“這一旦脫鉤何其了得?我們怎么發展???”但你從全局上看,從勝者思維的整體性上看,中美怎么可能脫鉤:

          美國第一大貿易伙伴是中國,每年6360億美元的貿易額,占美國貿易總額的近20%。

          中國持有美國國債1.19萬億美元,是美國最大的債主。我們平常哪個人會跟自己的債主過不去、跟債主發火的?要想脫鉤,你先把錢還了,美國還不起。

          再說中國的鋰離子電池,產能已經超過11.3萬兆瓦時,占全球產能的65%,鋰電池材料的80%。一旦脫鉤,美國上哪整手機、電動汽車、機器人的電池?中國生產的磁性材料更是占到世界比重的80%。浙江東磁集團是全世界最大的磁芯生產商。要是脫鉤,沒有磁芯,所有手機的振動鍵、空調、定位儀全完了。中國纖維加工量5460萬噸,占世界總加工量的50%。

          所以你說中美怎么脫鉤?美國人吹到現在,他其實是沒法脫鉤的。我們根本不用害怕這點。這就是思維的整體性。

          美國前駐華公使傅立民就說:

          “美國每年有65萬從事科學和工程專業的學生畢業,其中很大一部分是中國人。若排擠他們,美國將損失大量科技人才。預計到2025年,中國擁有的熟練技術工人數量,將超過經合組織所有成員國總和。

          若與中國脫鉤,意味著美國疏遠的是世界上科學家、技術專家、工程師和數學家數量最多的國家。若切斷中美科技交流,與其說會阻礙中國的技術進步,倒不如說將損害美國自身的創新力?!?/span>

          我們大家來看,2019年底舉行的世界中學生數學奧林匹克競賽,中國、新西蘭、加拿大、美國4個代表隊,除了在美國代表隊看見一個白人小伙,新西蘭代表隊看見一個黑人。其他都是華人。

          你說脫鉤?想什么呢?

          所以傅立民接著說,美國正在把中國逼成一個自己可能無法戰勝的對手。明明中國不想跟你干,想和你做朋友,大家雙贏。你非要逼他,把他逼成對手,但又戰勝不了他。你說你美國這是在干什么呢?

          所以我說,要有思維的整體性,只有這樣才能做到衡山道人所講的領導者具備的要素,叫“對青天而懼,聞雷霆不驚;屢平地而恐,涉風波不疑”。這就像華為提倡的口號,“不要在非戰略機會點上,消耗戰略競爭力量”。不要把自己的那點能量都用到發牢騷、講怪話上去。集中能量、完成突破,這是勝者思維的整體性。


          前瞻性思維

          什么叫前瞻?《圣經》上有句話,叫“Without vision,people perish”。沒有遠見,只能消亡。

          一個國家、一個民族、一個團體、一個個人,若沒有遠見,就像樹葉由綠變黃、由黃變枯,最后隨風飄逸。

          有句話講得非常好:未來很遠,我們的目光更遠。勝者都是目光遠大的,不僅看到今天、明天、后天,甚至不僅看到今年、5年、10年。

          我給大家分享一個湘軍悍將胡林翼的故事。他的一個部下薛福成曾經回憶:

          胡林翼一次與曾國藩在安慶召開圍剿太平軍的會議。會議結束,胡林翼沿長江返回武昌。返程時,胡林翼看見長江上湘軍水師浩浩蕩蕩、旌旗招展,看得心花怒放。這時突然兩艘英國的機帆船“嘟嘟嘟嘟”冒著黑煙駛了上來。機帆船開得很快,超過了湘軍水師,掀起的浪花還打翻了湘軍水師的兩條小船,有隨傭落水。湘軍的船隊停下來,在水里撈人。當時,胡林翼的隨從都在江邊看這個西洋景。胡林翼卻“不禁大驚失色”,“勒馬回兵營路上,憂從中來,于馬背上口吐鮮血,幾乎一頭跌將下來”。大家把他扶起來,問“胡大人,怎么了?”胡林翼就講了一句話:大事不好,災難要來了。

          從這個故事中可以看出胡林翼就是一個很有遠見的人。別看他不懂蒸汽機,但胡林翼預感到了蒸汽機帶來的危險:跟過去完全不一樣了,資本主義生產方式、資本主義體制到來了,蒸汽機時代來臨了,封建社會無法抵御。

          今天我們再來看看五角大樓的前瞻性。中國現在5G領先,大家覺得這意味著什么?5G不就是傳送速率快一些,下大片速度快一些,玩游戲不卡,而且萬物互聯了嗎?

          我們現在5G都用在娛樂上,有的城市不放禮花了,用5G指揮數百架無人機在空中組成色彩繽紛的各種圖案;春晚舞臺上用5G指揮數百個機器人跳舞,非常壯觀。

          美國人在想什么呢?五角大樓去年4月一份關于5G的報告分析道:

          “5G的真正潛力是它對未來戰爭網絡的影響,該網絡會越來越多地包括大量更便宜、連接更多、更具彈性的系統,以便在不斷變化、快速發展的戰場中發揮重要作用?!?/span>

          去年,10架無人機空襲沙特阿美石油公司,沙特石油產量立馬下降一半,全世界油價上浮20%,就10架無人機干的事。

          5G可以指揮成千上萬架無人機、成千上萬艘無人艇和成千上萬個機器人?,F代戰爭的面貌,5G改變了。

          在南方珠海,有一家企業是做無人艇玩具的,就跟自動駕駛汽車一樣,艇能開出去很遠。后來企業越做越大。普京訪華時,李克強總理就把珠海這家民營企業生產的無人艇,作為一個禮物送給了普京。

          普京接過無人艇玩具后就問,“能掛載幾枚導彈?”就問了這么一句。

          珠海這個企業家“一語驚醒夢中人”。我們中國的企業家不缺聰明才智,不缺刻苦鉆研,什么都有,但我們面前總像有一層薄膜,像一層白內障一樣,擋住了。普京一句“能掛載幾枚導彈”一下就戳破了。珠海這家企業的轉型,就按“能掛載幾枚導彈”開始來做。今天已經實現了無人艇反潛,下一步還將實現無人艇圍攻航母。10萬噸級的航母來了,一堆無人艇圍攻上去,都非常低矮,還掛載著武器,打都打不過來。你說是羊群還是狼群?

          所以《華盛頓郵報》就評價,“從國家安全角度來看,現今控制數字基礎設施的重要性,不亞于當年造出第一顆原子彈”。

          美國甚至還替我們分析了“5G對中國的重大意義”:中國5G的戰略,應該從中國共產黨的大戰略看,是“中國夢”和“中國制造2025”路線圖的重要組成部分。5G有可能將中國從資本勞動密集型制造業經濟,轉變為創新型經濟體。

          中國的5G技術領先了,但我們的思維并沒有領先;美國5G技術落后了,思維沒有落后。

          這一回由美國人扮演了當年胡林翼的角色。


          進取性思維

          除了思維的整體性、前瞻性,我們講勝者思維還注重進取性。守攤子是守不住的。從某種意義上講,進取本身就是對機遇的尋找、把握和利用。軍隊里有句話“進攻是最好的防御”;毛澤東主張積極防御,叫“防御中的進攻,內線中的外線”。

          還有一句話叫“機遇永遠存在,抓住機遇的永遠是少數”,你看這兩個“永遠”。機遇是一種無形的資源。人人都有機遇,但多數人最怕不確定性,什么事情搞不清楚就開始擔心,總想搞清楚了再行動。但其實真正的機遇,都在沒有搞清楚的時候。

          你看京劇《三岔口》,你看不見我,我也看不見你;你砍我一刀,我砍你一刀。摸著黑砍,誰也看不見誰,那就是不確定性。真正的機遇就在那個里面。

          所以真正高超的領導藝術,就是利用不確定性的結果。越是存在不確定性,主觀能動性發揮的余地和空間也就越大。什么事都搞清楚了,那就計算機模擬了,還要你決策干什么呢?

          像我們提出來的“一帶一路”,正是充分利用國際形勢不確定性的發展機遇?!耙粠б宦贰钡奶岢?,美國人很惱火,說這是中國的“馬歇爾計劃”。因為中國人以前除了到全世界“Made in China”,并沒有提出什么大的戰略構想。所以我們本來叫“一帶一路”戰略構想,后來改了,叫“一帶一路”倡議,就是倡議而已,你同意也行,不同意也行。

          美國人非說,這是中國要征服世界的計劃。我們哪有這個計劃。但美國人確實很著急。美國前眾議院議長金里奇就講,“中美之間不是一場國家間的較量,是一場有關文明的較量”。所以當我們在概括中美沖突,是社會制度、價值觀、國家利益的競爭時,美國已經上升到了人種、文明、非白人間的斗爭。像美國學者亨廷頓,早在1992年就提出了《文明的沖突與世界秩序的重建》。

          對方充分地感受到這一點,一種文明在復興。當美國人提出文明沖突時,就給我們提供了全新的機遇。我們正好把“人類命運共同體”,打造成新中國給全世界提供的精神財富。

          我們不認為文明間必然沖突,不認同哪種文明是統治的、哪種文明是被統治的;哪種文明是高雅的、哪種文明是粗俗的;哪種文明是優越的、哪種文明是低劣的。

          習近平主席講“一帶一路”這條路徑,過去是流淌著蜜和奶的地方,今天是沖突、戰亂、難民、恐怖主義,人民流離失所,有的城市一片廢墟。我們中國人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重新把它們,建成人們追求幸福生活的和平發展之地。

          我們提以文明的交流超越文明的隔閡、以文明的互鑒超越文明的沖突、以文明的共存超越文明的優越,這是中國向世界貢獻的物質、精神雙向財富。這就是勝者思維的進取心。雖然我們眼前充滿了困難,但我們有非常好的前景。我們絕對不能因為眼前的困難,而放棄了前景。

          美國丹佛大學曾與世界銀行合作,做了個1960-2099年全世界國民經濟發展的增量統計:

          20世紀60年代,世界前15名壓根沒有中國的份兒。大家看什么叫超級大國,美國一超獨霸,日本第二,歐洲排在后面。這就是世界秩序。

          大家注意,70年代初,中國的身影終于出現了,世界第16名,前15名的排序基本沒有發生大的變化。

          然后西方就講了,排隊都是有秩序的。美國永遠是老大,日本永遠是老二,德國永遠是老三。

          其中除了蘇聯解體,世界秩序發生較大的變化外。另一個變化,就是中國不斷地“加塞”,“最不守秩序”的就是中國。別人都老老實實地排隊,就他在往前擠,一個一個地超:

          1995年超過巴西,世界第8;2000年超越法國,世界第4;2010年超越日本,成為世界老二。

          按這個模擬指標,2028、2029年,中國經濟總量將超過美國,超越之后繼續前行。你說美國能不著急嗎?

          我們以全世界沒想到,連我們自己都沒想到的速度發展著。但我們很多人,卻對自己的國家充滿了怨言、充滿了牢騷,很多人把資金導出去、把兒女轉出去。

          客觀地說,我們確實還存在著很多問題。但我們生活在一個最富發展前景、最富增長潛力的國度。

          下一步美國要好好地遏制印度了,到2049年,美國和我們將差著20萬億美元的產值,他是追不上我們了。同時印度還要超他,他得好好琢磨了。到2049年,就是這樣一個局面。這就是世界的秩序。

          最后以一位講師的經典話語進行總結,“小成功需要朋友,大成功需要敵人”。小成功做點小買賣,找朋友幫幫忙,能做到;但我們今天是民族復興啊,需要一個對手。因為我們太容易懈怠,太容易滿足,太容易自吹自擂了。我們需要一個對手,像特朗普這樣的對手,虎視眈眈地坐在旁邊,整天給我們找茬,跟我們過不去,給我們挑毛病,最后我們改正自己的毛病,變得比過去更加強大。

        (文 企業管理部 董東 編輯 周子琪)

        美女脱一光二净18以上的_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_少妇自拍[15p]_男女a片特黄高清a片免费

        1. <button id="y1614"></button>
          <tbody id="y1614"></tbody>

          <th id="y1614"></th>